第 22 章(1 / 2)

陈年烈苟 不问三九 6737 字 3个月前

此内容首发心里揣块砖的小瞎子保持着这副粗神经的状态挺长一段时间,他对这方面不是很敏感。平时受到小姑娘们照顾,倒也不会觉得理所当然,哥哥出门会给他带些小东西,让他拿学校来跟朋友们分。

时间长了陶淮南和那些经常照顾他的小姑娘们就彻底熟了起来。

迟苦是这个班里数一数二的尖子生,偶尔要去参加校级竞赛之类的,他不在班里的时候陶淮南身边也不会缺了人,善良的小女生们会主动坐在他旁边,走路时也会扶着他胳膊,小声地提醒着路。

女孩子的心意柔软又温和,看着陶淮南的眼神都是带着善意的。

偶尔会有小女生委婉地问几句迟苦,陶淮南还帮着说好话,说我小哥只是看着凶,实际上人可好呢。

迟苦太不好接近了,除了陶淮南之外他几乎没有社交,跟谁都不主动说话。

对于这点都把陶淮南愁坏了,怕他跟别人起矛盾,希望他人缘能更好点,所以每次有人问起他的话陶淮南都会多聊几句。

迟苦对此毫不知情,小学霸最近挺忙的。

周末陶淮南又要看眼睛了,他眼睛虽然治不好了,可陶晓东一直没放弃过,经常带他去看,也得防止继续恶化。

从前陶淮南不喜欢看眼睛,冰凉的器械挨上皮肤的触感让他害怕,医生们的声音和手都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周五晚上,陶淮南捧着水果盘子吃菠萝,侧过头打了个喷嚏。

初冬的天气外面已经挺冷了,屋子里暖气给得足,倒是不冷,可空气很干。陶淮南连着打了三个喷嚏,陶晓东问他:“感冒了?”

迟苦正好洗完澡出来,走过旁边的时候顺手摸了一把陶淮南的额头。

“应该没有。”迟苦说。

陶淮南揉了揉鼻子,说:“鼻子刺挠。”

“感冒了明天正好挂瓶水。”陶晓东看了眼日期说,“明天去看看眼睛。”

淮南回应得还挺平静,没什么抗拒情绪。

“换医生是不一样了哈?”陶晓东打趣他,“也不说不去了?”

陶淮南又往嘴里叉了块菠萝,只笑着吃不说话。

之前田毅给介绍了个他同校的学长,刚从国外回来不久,是位很优秀的眼科医生。那天陶晓东没去,陶淮南被田毅领着去的,回来跟陶晓东说很喜欢这个医生。

从那次之后陶淮南再检查眼睛就没那么抵抗了,甚至还挺积极。

那位医生陶晓东也见过两次,聊了聊陶淮南的眼睛,医生言谈间气质很温和,能让患者和家属都更从容。

陶淮南特别喜欢他,也挺听他的话。

周六一早,陶淮南跟迟苦一起收拾完,牵着迟苦的手准备要走了。

陶晓东说:“看个眼睛就回来了,我带你去就得了,让小迟在家吧。”

陶淮南想也不想,摇头:“那不行。”

“小迟下周不是还有个考试吗?在家学会儿习,去医院折腾一趟太浪费时间。”陶晓东给他戴上帽子,要带他走。

陶淮南脸朝着迟苦的方向,牵着的手也没松开,还晃了晃:“小哥陪我去。”

迟苦说:“没事儿,一起去吧。”

“别理他,”陶晓东嫌弃地说了句,“你学你的。”

陶淮南又开始叫“小哥”。

“跟你去。”迟苦松了手穿上外套,陶淮南马上又牵了起来,迟苦说,“走吧。”

“惯的你。”陶晓东笑着在陶淮南后脖子上弹了一下。

陶淮南对迟苦有点依赖过头了,陶晓东偶尔觉得他有点太黏人了,俩小的一起长大的,他俩关系好陶晓东确实挺乐见,可陶淮南一时半刻都离不了迟苦,这也挺愁人。

毕竟小孩儿不可能永远保持现状,他们总会长大的,到时候总这么分不开又是个事儿。

不过现在考虑这个就有点远了,倒是不着急。

陶淮南的眼睛保持现在这个状态挺多年了,保持得很好。

检查之前医生让他坐过去,陶淮南往那一坐开始睁着眼睛等,医生笑着说了句:“这大眼睛。”

陶淮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医生声音好听,陶淮南一个十足的声控,对他有好感也是必然的。

检查完医生说了句:“挺好,保持住。”

医生跟哥哥说了会儿话,陶淮南紧贴着迟苦站在门口,医院声音太杂了,周末也人很多。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center>

哥哥出来的时候陶淮南正小声和迟苦说着话,不知道说了什么,陶淮南看起来稍微有点失落。

“说什么呢?”陶晓东问。

学校弄了个火箭班,把期中考试学校前几十个挑了出来,每天下午最后两节课不在班里上自习了,要一起去阶梯教室上提升课。

他们班只有迟苦和学习委员两个人去,上周迟苦没说,刚刚才说起来。

陶淮南眨眨眼,过了半天才问:“每天都去吗?”

迟苦说是。

陶淮南“嗯”了声,好一会儿没吭声。

每天都不能跟迟苦一块放学了,最后两节课他都要自己坐在座位上,也要自己下楼去等迟苦。

陶晓东出来的时候就是陶淮南正带着点苦闷说:“那你下课了要早点出来,我在外面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