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中秋大礼上的诡异事件(1 / 2)

“哈哈,各位都在呐。你们这道观,真是越来越热闹了嘿。”

王龙七慢慢悠悠走进来,自来熟的和每个人打了招呼。他虽然没见过万里飞沙,但是看面相,就觉得也是位很有干劲的小伙子。

两人对视一眼,惺惺相惜。

“王七少,久仰大名。”

“沙师弟,你好你好。”

一番寒暄过后,他才施施然落座。

就看道观里其余四人都斜睨着眼看自己,一脸的戒备。

他眨眨眼,打量了一下自身上下:“怎么了?我有哪里不对劲吗?”

狐女微笑道:“王少爷出现在我们道观,还没有对劲过呢。”

老道士叹道:“我才刚许愿说希望天下太平,你小子就来了,这是诚心打我脸啊。”

王龙七一摆手,“这么说不就见外了,咱们就跟一家人一样,中秋夜我来拜访一下怎么了?”

说着,见众人还是满眼谨慎地盯着他。

小锦鲤额前的呆毛都竖了起来,像一根天线似的。

“好吧好吧。”他举起双手,坦然道:“我是和家里吵架,离家出走了,才想来你们这逛逛的。”

人放松警惕,老道士笑道:“我还以为你又喜欢上哪个女妖精了呢。”

“这个倒是也有。”王龙七漫不经心地承认。

“嗯?”众人的警惕再次提起。

“不过这次没有那么严重,你听我给你们讲啊。”王龙七连忙道。

他将身子朝前探了探,“老道长知道近日这杭州城里,最火的是哪位姑娘们?”

七安摇头:“我早已封枪、久疏战阵,消息不灵咯。”

“嘿嘿。”王龙七一笑:“是桃谷楼的柳清怜、柳姑娘。”

“原本呐,近些年都被温柔里抢去了风头,出名的好姑娘都在那边。”他一副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模样,仿佛是说书先生在讲三国演义,“寻香斋就是靠官面上的宴请苟延残喘,桃谷楼也都快支撑不下去了。”

“不想上个月,桃谷楼突然推出了一位小柳姑娘,年方十七岁,号称舞姿绝世。”

“慕名而去的文人雅士,看过之后,纷纷赞不绝口。”

“有诗赞曰,一舞南国花落尽,再舞北海凤朝凰。”

“仅靠这柳清怜一员大将,桃谷楼竟然就将杭州城的文人雅士全部吸引过去,几乎是一夜间,风头就盖过了满城所有的好姑娘,将其余两家打得是溃不成军。”

万里飞沙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这青楼妓院之间,竞争还这么激烈啊?”

“那你以为……”老道士哼了一声,道:“自古风月如战场,流血流汗拼刀枪。风云突变只在瞬息之间,比起天下大势可也丝毫都不含糊。”

“老道长,懂行。”王龙七竖起大拇指。

“你接着讲,这位小柳姑娘怎么就和妖精扯上关系了?”

“莫急啊,接下来就要讲到这中秋大礼了。”王龙七继续讲道。

中秋大礼,就是杭州府城年年举办的一次露天大典,从早间到傍晚,会有持续整整一天的演出。一直到夜幕初临,圆月当空,方才散场。

请到大礼上演出的,往往都是全城最好的艺人,无论杂耍卖艺、伶人歌妓,都是平时要花重金才能看到的。

每每大礼之期,都是万人空巷,满城百姓携家带口地看上一天演出,热热闹闹,到了晚上再回家聚餐赏月。

如此方才尽兴。

余杭镇这小地方,就没有这种热闹庆典了。小锦鲤之前去府城的时候听说过这件事,早上还说想要进城去看。

可是老道士考虑到狐女未完全化形,大礼上又聚集了全城百姓,带她去不方便。若是单单带小锦鲤去看,又怕狐女留在观里心里不舒服。

这才想个法子,叫她们做月饼玩了一天。

“中秋大礼上,最关键的就是这入夜之后、散场之前,最后的那一场大轴表演。”王龙七解释道:“每次都会选当年最受欢迎的好姑娘来演,将气氛烘到最高点再结束。”

“演出者被称之为‘月下花魁’,就代表啊,你是这一年里,全杭州府公认的花魁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