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1 / 2)

侯衷行,此人,人品还是能力上,那必然是,不行的基础上皆不如我的分毫。

可惜他掌门当的好。

就像他现在这样一本正经又万分险恶的对于单婴这样说:“我看看你师父的病故,你退下。”

虚伪的矫揉造作之中显直白简洁。

够侯衷行,至少人前懂得掌门虚伪的一套。

我心中百般不愿,单婴,你可莫要着了这道,把师傅孤独留给不安好心的侯老鳖,他这样怨恨我,不定会对花容月貌的为师做出什么!

我以为单婴对我冷淡便算了,未想到对掌门也一样冷淡,轻轻应了声就下去了。

我心中有三两分惊诧。

侯衷行这视规矩要命的老古董,居然也默许了于单婴的失礼,莫不是……我心中思绪万千,又想起之前他对于单婴施罚时的模样,这这,总不能是话本子中,男人们之间,暴虐中不小心流露的爱的温柔!

想到这里,我半松了口气,这是为自己,未松的一口,为我的单婴。

我心中便更加憎恨侯衷行了。

其实我也想不明白,从我醒来见到侯衷行的第一眼,心里便喜欢不起此人来,甚至不明不白的掺着不该有的复杂在里头。回想我与侯衷行师门中的种种,我俩至多是他打不过我,对我摆臭脸,我受不住他的好皮囊,成日逗他。

就是这样简单的师门之情呐!

“祥三!”

他冷不丁喊了声我的名字,一本正经的。我竖起耳朵,倒要看看他能做出什么鬼名堂。

“祥三。”

他又喊,这次温柔了许多,最可恨的是,我居然只能用温柔去形容,就权当我耳朵吃错了药罢。

“祥三。”

他接着喊的时候,我意识突然有些迷糊了,依稀想着我与这侯老鳖八字果然不对头,随后感觉松松软软的一阵,又昏了过去。

等我再醒时,是真正的能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入夜了。

黑漆漆的,屋里屋外都没烛火,我摸索着想起身,床角突然抖动了一下,居然缩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