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2 / 2)

我让他起来,坐到个小凳上,让他自己哭够了,接着好声好气地问。不对,这有点熟啊,这不是昨晚侯老鳖的情节嘛。

“侯老,不对,侯掌门对你说过什么了?”

“没有。”

“这样啊……”我摸着下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问起来。“啊,对了,我在床上躺了多久?”

那小弟子哆哆嗖嗖从袖子里伸出两根手指头。

“两天?”

他摇摇头。

“两个月?”

那小弟子胀红着脸,我看着都跟着有些难受,“别和我说是两年啊。”

我一看他表情,就猜到了,“真是两年啊……那你大师兄呢?”

他疑惑地看向我,问道:“大师兄?”

“对,”我点点头,心想,坏了,这小弟子和侯老鳖一样,脑子也不灵光,“就是你的于师兄。”于单婴,全修仙界最帅最潇洒的好徒弟。

“祥峰主,那个,好像没有这个人,我,我就一打杂的弟子。”

我信了你的鬼!

在我温柔的话语中,那小弟子逐渐放松下来,告诉我他叫庆一年,的的确确是清心峰的,不过是一年前进的清心峰,在此之前清心峰就我独自一人霸占着,除了满山的花木,连只鱼鸟灵兽都没有。

“我躺了两年?”

“嗯……”

“现在什么时候?”

“钦和二十七年。”

怪不得时间对不上号,这时候距围剿魔尊才过去还不到两年呢,于单婴是我在六年后的麓襄之战才遇到的。我在与魔尊缠斗时受了重创,将魔尊击杀后确实休眠了,不过是三年,看来是醒早了,我说怎么感觉奇奇怪怪的,陌生的很。

“算了算了,瞧你吓的这样儿,我逗你的,又吃不了你。”我摸摸小弟子的头,看他也不过七八岁的模样,正当可爱的时候。

“弟子不敢。”庆一年把头一缩,我手空着了。

和他聊天费劲,总是我说一句他吓一会儿,没完没了的。我还记得我在麓襄之战后回万宗,碰到了和一伙人出任务的于单婴。他入万宗起一直在外门呆着,不受重视,但模样却已经极好了,在人群中炸眼的很。就可惜在十岁的年纪上,收他为徒后,他虽尊敬我,却一直与我并不亲昵,字里行间全是生疏。

居然回来了,我的两大遗憾,一是飞升失败,再来一次我是断然不会重蹈覆辙,二就是单婴……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