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1 / 2)

“住嘴。”

什么事如此慌张,天塌下来还不是要我先顶着。

我不管急得跺脚的庆一年小弟子,翻起昨儿在别月峰从某位女弟子身上搜刮的话本儿。我只看那第一页,顿时血脉喷张,太炫眼太炫眼,得赶快喝口水压压惊。缘不得藏的这样紧,死活不肯给,果然是书中龙凤,龙凤中上上佳品呐!

庆一年小弟子凑了过来,满脸都是焦急。我赶紧把书合上,小孩子家可不能看到不该看的,长大了最容易耍流氓。

“你这是什么邪乎样子,才什么时候?”

“祥,祥峰主,大大大事不好了!”

嗯,听他这结巴就是副出大事的样,不禀告声就破门进来,我闲下来确实等会有他好受的。

“江师兄出事了!”

我摇摇头,这人名不熟悉没听过。

“哎呀,就就是江万离,掌门的外门弟子。”

“不晓得。”

庆一年小弟子不自在地拧拧腰,脸有些红,“就是昨儿和祥峰主您好上的那个弟子。”

我自知虽命里情多泛滥,可总不能刚醒一天,就勾搭上一个还私定终身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不合乎常理呐。

“你听谁传的,瞎话。”

“祥峰主!”庆一年小弟子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昨儿大家都看到了,还是您主动……您主动那个!”

“哪个啊?”我觉得好笑,昨儿我还算是老实本分,怎么还人人都看到了。

或许我这一笑刺激到他了,他往后一跳,音量大了几分,给自己壮胆呢,“祥峰主,您好狠的心,江师兄那么好的人,您怎么能说忘就忘,掌门知道传言去问他,江师兄都承认喜欢你了!”

“我真不知道啊,你这小弟子也真是,刚才嘴里还是好上,现在又喜欢上,你要我有多忙。”

“不忙不忙的”,他啪唧跪在地上,哭着嚷嚷,“祥峰主,快去救救江师兄吧,您再不去,掌门就要打死他了!”

吆喝,原来和侯衷行有关系,那这事我管定了。

我拿起书,往前一走,嘱咐到,“我回来的时候给我备好绿豆汤。”

庆一年小弟子满脸不可置信,“祥峰主?”

我点点头,“多放点糖。”

和侯老鳖正面杠,肯定要不少火气,好歹我也是二百来岁的老人了,得以防我杠不过气死过去。侯老鳖毕竟也是修炼成掌门这位置的人了,还能和小时候一样不带脑袋地欺负?

从清心峰去大殿的路,我走得雄赳赳气昂昂,好不威风,路过的弟子个个神情复杂,往后退着想要躲开我,一副怕被我吃了的可怜样。不过……我很喜欢……很满意……

“侯掌门~”我一脚踹开大殿的门,吆喝,人不少,中间裸背跪着的弟子,看来就是庆一年小弟子说的和我有一腿的人了。

看我进来,大殿的人纷纷行礼。偏偏侯衷行拿着戒鞭,面色冷峻地站在一边,装没看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