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2 / 2)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走到侯衷行身边,“我的天,怎么这么大阵仗,不叫上我就算了,还拿上戒鞭了?”

戒鞭这玩意儿,抽起人那叫一个要命,三言两语说不清的。我记得上一个被抽的人还是我呢,误手杀了隔壁宗派一位仙二代,被各路长老吊起来连环四十八抽,好歹抽得还剩一口气。今儿戒鞭又多少因我的原因被祭出来,你看这要命的缘分。

侯衷行不搭理我,我却看他抓戒鞭的手又紧了紧,惹不得惹不得。

“心中有什么事还要说出来,憋着会短命的……”

还不等我说完,侯衷行就打断了,“祥峰主!”

我连连应是。

“你可看到跪着的是什么人了吗!”侯衷行是真动了怒,口气很凶,像要吃人。

我向跪着的那弟子看去,还好还好,只被抽了六道,要是平日修炼的认真,应该死不了。

“嗯……江万离,我可不就为他来的。”

侯衷行一听我说完,好像吃了火炮似的,扬起鞭子朝叫江万离的弟子挥去。

脆生生的响声,在大殿还有回响,站的人都绷着身子,呼吸声都细不可闻。

“你这是做什么!”

我把江万离扶起来,“能犯的什么罪,我看也不至于要用到这鞭子。”

以普通弟子的修为,再来个一两下,肯定嗝屁。

“你最好知道你现在做的是什么!”侯衷行眼通红,抓着鞭子的手抖得厉害。

“嗯,我知道。”

他用那通红的眼直勾勾盯了我一会儿,甩下鞭子,接着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只是替罪不至死的弟子挨了一鞭,肯定是救人呗。

不过侯衷行手真黑,即使我早前受过这罪,猛地被抽这一下,还真是要命。输人不输仗,我只得在心里疼得龇牙咧嘴。

侯衷行走后,我看其他人还在傻站着,一个个愣愣的,估计还没能从侯大掌门单方面与我争执中走出来。

“人都走了,还打算在这儿反思反思吗!”

我一说完,他们才和惊醒似的逃窜了出去。太嫩。

“祥峰主……”说话的人是江万离,他这时虚弱的很。

“少说点话,还是留点力气喘气吧。”我扶起他,带着他往清心峰走。

“祥峰主……我还是要说……”江万离摇摇头,不把我忠告放心上。

“行,那就说吧。”嘴是长别人身上的,别说,我这要硬管还真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