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1 / 2)

到药峰路走的通畅,那小童子果然是欠揍的。

“祥峰主。”小童子低眉顺眼,老实妥当地行了个礼。

我点点头,“程峰主呢?”

不等我说完,那小童子连同站着的几个,脸一皱,嚎哭了出来。

“祥,祥峰主,我们程峰主三月前……仙逝了!”

那真是不巧,好不容易倒回这么多年,连一面都没见,程阔阔就早走一步。如果我没记错,他是在麓襄之战才真正断的气。

“人怎么死的?”

“打死了……被人送回来的。”小童子哭的不成样子。

“唉,你说,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没有得到消息,真是大过。”我向前走一步,问道:“你们峰主灵位呢,我去祭拜祭拜。”

小童子止了哭,小声说:“峰主是被掌门打死的,掌门不让立。”

你说这爱要人命的侯衷行。

“唉,”我安抚地拍拍小童子的头,他缩了缩,我没在意,“咱们这掌门……也不知你们峰主是如何得罪的他。”

“是因为祥峰主。”

“嗯?”我诧异地看向小童子没反应过来。

“是因为祥峰主。”小童子又重复了遍。

“怎么是因为我呢?”我除了冒失地抢了一次掌门的人,往后可一直老实在峰上待着,怎么死人的事还扯到我头上去了。

“祥峰主还是自己去问吧。”小童子前一秒还鼻涕泪的,现在看样也装不下去了,说起话阴阳怪气的。

“瞎话!”我不知该说点什么,对这伙无理取闹的童子们。总不能再打一遍,人家峰主都死了我又在这关键时候动手,传出去不知要多难听。

我气冲冲下了药峰,徘徊了几次,终于决定去侯衷行那儿了。

没成想半路却碰到了林秋山,林长老,当初尤其讨厌我的那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