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2 / 2)

小二儿放下手上的清炒时蔬,笑着说:“道长,我去楼下问问,还请道长担待点。”

“快点的。”我夹着菜,放嘴里嚼了两口,呸,怎么没点油水,炒的绿菜现今都黑成这样。

小二儿再上来,脸上有些难看,“道长,我去问了,您隔壁房间空着呢。”

“那你意思是我说假话诓骗你喽。”

“道长……我就一店小二……”

我气得拍拍桌,“还有我的酱牛肉和麻油鸡呢!满桌子绿菜,喂羊呢!”

“道长,道长怎么能吃……”

“你当我和尚一样呢!”

我让他撤下菜,换上一大桌肉菜后,心情好了不少。当然,多亏了隔壁,刚来江陵,竟然就碰到这倒霉蛋往炮口上撞,来给我练手了。

半夜一到,那哼哼声照常响起,我带上束仙绳,从窗户跳到隔壁窗户那,灯没亮,那动静却距着窗愈近了。

我往窗纸戳个洞,凑过去看,里面漆黑漆黑地,像没透光一样,根本什么也看不清,于是我插了另一个洞,依旧还是看不清。

要是推开窗吧,又怕万一吓着那东西,逃走了就不好找了,那东西气息弱的很。

本待我盘算明日再做打算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