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1 / 2)

“你是个什么东西?”

“……”

“喂,听见没有。”

我斜他一眼,“你算个什么东西。”

“本大爷……”他眉头一挑,接着像想起什么,嚣张的气焰消了下去,不再作声。

我看他个子挫的要命,不男不女,又贼眉鼠眼,一看就不像个好东西。尤其在我趴在窗户上偷看时,这人不声不响到了我身后,更加惹人讨厌。

“你在这干什么?”我问。

“你干什么?”

“我在这偷看隔壁,你呢?”

见我如此坦荡,他反而忸怩起来,“管我呢。”

即便他说话与外貌同样讨厌,我仍好声好气问他,“你晓得我谁么?”

“爱谁谁,就是天王老子也不带怕的。”

我看他中气十足,由此对他钦佩三分,“好样的。”

或许他这人说话一直讨打,头一碰到我这虚伪讲理的人,口气松了松,像是埋怨我似的,“你这人怎么这样。”

“说完了吗?”

“啊?”他没反应过来。

“那就是说完了。”

对我使性子也好,乱说话也罢,我不骂你,因为我马上会打你。

他见我出鞘的剑,吓得连连后退,“你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已经不能往后了,屋檐这儿到了头。

“小弟弟。”我把剑挥了两下,“看到这个了吗。”

“什什什么啊,你快放下!”

“这叫霜华剑,是母剑,当然还有把子剑,和这长一样,你可见过?”

霜华剑品阶尚可,却难配上侯衷行的修为和身份,是我在他结丹时赠予他的。或许是我头次给他东西,他宝贝的紧,纵使往后已经有了本命法器泞炤,霜华仍佩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