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2 / 2)

“这……”

霜华剑在月下闪着冷光,所映之处,一如晚秋霜降时那抹森白。

“我心口儿软,它可不比我。”

“仙子,仙子饶命啊!”他趴下身子,整个人抖得不成样子,“我见过,见过的,就在望乡楼,西巷口那儿。”

“你怎么瞧见的?”邪祟生了灵性,也大多阴险狡诈,不能轻易就信了去。

“我我……这种事不能说!”

“怎么还不能说了?”

“就……就……”

我看他瘪着脸,好似出恭出不下的样,便把剑收回去,不再吓唬人,“好好说。”

他刚要张口,居然突然就被从远处飞来一处红光擦过,顷刻间没了生息。漆黑的夜幕,一处是白月皎洁的光,一处是我眼前泛着细弱晶莹的尸首。远处最高的楼阁,红光似火。

我想不明白,明明是派人引我去望乡楼,何必多此一举使这苦肉计。大概是炫耀他们人丁兴旺,送到我这儿的这位,即使修为能与万宗各长老比肩,也不过是开头送死的角色。

晚上隔壁的哼哼声消失了。

二天一早,小二儿又来敲门。

我推开门,却是个看着眼生的人,个子蛮高,看装束,也是做跑腿活儿的。

不等我说,他就先开口,“道长,林欣昨儿跟他媳妇走了,所以换我来。”

“我吃什么你可知道?”

新小二儿点点头。

“那就按往常的来。”

在我要关门时,他还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还有什么事?”

“道长,早上还是不要吃这些油腻的东西。”他说的一本正经,脸上也是一定要我换菜的决心。

我好奇他打什么鬼主意,“啊,那就随便来点。”

等新小二儿送来的,居然是碗白粥,上任何菜都会附赠的一碗白粥。清清淡淡,提不起胃口。

“只有这个了吗?”

“道长,江陵湿气重,您不是本地人,早食还是少吃油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