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2 / 2)

“因为凭祥峰主将从望乡楼出来。”

“还有?”

“因为凭我救的祥峰主一命。”

“这是什么说法。”

“听了我的话,祥峰主也该猜到什么了。”

“比如?”

“祥峰主隔壁的声音是我做的,那晚的人是我杀的,纸鸢也是我焚的。”

“引我到这儿。”

元青青摇摇头,“是救祥峰主。”

“好大的口气。”

“是这样没错,但我至少确信,祥峰主继续留在哪儿,不止万宗掌门救不出,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我继续看着她,仍旧是眼神淡淡的样子,柔的和滩水似的,她在陈述一个事实。

那么一切就解释的清了,因为经我提醒小二儿关于隔壁的声音,才会有那晚的相遇。

那为什么前后两个小二儿把会说这里是望乡楼呢,任何一家都好,就不该是这里。

这种事不能问出来,立场还不明确。

“既然是为了救我,咱们这一没亲戚,二没结义的,救我还会断了你们条后路,费这功夫做什么。”

“望乡楼再有天大的能力,也不会永远困住祥峰主,只是会少了万宗掌门一命而已。可一旦祥峰主出来,下一个要死的就是我了。”

看这姑娘精的,原来是和望乡楼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啊。

“那你口中的侯掌门你可知现在怎样?”

“祥峰主应该很讨厌他。”

“对,再怎么样也是同门师弟,又是掌门的,好歹整个宗派指望着他呢。”

“这不是讨厌。”

元青青不再站着,打发了小厮与女伶出去,和我一齐坐着,整个二楼,只有我和她,空阔的很。

“不怕吗?”我问道。

“祥峰主至少现在还用的着我。”

“那就快点告诉我侯大掌门在哪呗。”

“可以说,但总有天祥峰主会知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