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1 / 2)

“是吗,我倒挺想试试到时候怎么的后悔法,要姑娘还能喘着条命的话,我不介意你看我的笑话。”

“祥峰主说笑。”元青青凑向我,悄声说,“话还是不要说太早,这天儿不远了。”

吆喝,这姑娘,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这一脸神秘莫测的样子,还真知道点什么?

“咳,那什么,还不快带我去找人!”

元青青摇摇头,像是笑我似的。我跟着站起来,才发现人不可貌相,她个儿蛮高,跟她站一边,光气势上就矮了一大截。

她见我站起来不动,转回头,“祥峰主?”

“你之前说会有我想知道的,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还不是时候。”

“怎么不是时候?”

“要对着你有问题的人说,这才是时候。”

我能对谁有问题,老实巴交的我除了想好好养徒弟,没生什么探索阴谋论的闲情雅致。

“这么了解,好像你认得我一样。”

元青青不说话了,背过身去,看着人单薄又落寞,不知是什么副神情。

“祥峰主抬举我了,今日能见到祥峰主已是三生有幸,哪敢再乱扯什么因缘。”

跟元青青回到真正的望乡楼,接待的还是头回的小二儿,贴心地在外面候着,像等了许久。

“道长,您又来了。”

我摆摆手,“那可不,把我耍的团团转,不得来找人算账呢。”

“那晚我当着您面死了次,道长还不解气吗?”

我回头看向元青青,她也正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