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2 / 2)

“喂,你认字吗?”我推了推旁边的花阳子,小声问。

可一说完我就后悔了。台上站在中当中的一人,耳朵太灵,立即冲我看过来,阴冷的像要把我舌头给拽下来。大伏天的,在他目光下,我渗了层鸡皮疙瘩。

“祥三?祥三?”

“啊!?”

“怎么回事啊,叫你好几遍了,人都抢着往山上赶呢。”花阳子边说边拎着我走向通向万宗的唯一长阶。

“花阳子,我感觉我又要坏事。”一想起那人的目光,我心里发寒。

“哪有那么多事,咱走到头,咱就是万宗的人了。”

“你认字啊。”

“我好歹也是家道中落,你把我想成什么。”花阳子拉着我,脚下不停,“祥三,咱们必须要走到头,知道吗?”

“当神仙,吃香喝辣!”我应和,这我太懂。

“不止吃香喝辣,为了更多人,你心里的,把你放在心上的,所以才要走到头。”

“得,我就光个老头子,够不了格啊。”

花阳子不再说话,继续迈着台阶,给我个背影。从万宗大选露出风声开始,他人就聪明多了,当然,人还是聪明点好,往后我得多指望他呢。

只知道万宗那山高,是南边儿第一山,头次如此近的从下面看,比传闻更传奇,竟是望不到边际,只脖子酸的看浮云把山笼住,被挡住的,不知是山顶,还是半山哟。

爬山是累腿累脚的力气活,公子哥小姐们吃不消,落在后面,我和花阳子走的在当中居然是算快的。比我俩走的快的还有,但要领先我俩好大一段,一身腱子肉的领先也就罢了,竟大多是水嫩的像白豆腐的漂亮人,不知累似的,健步如飞。

突然我就想起昨晚儿被我撞死的倒霉蛋,他生的更好看,也更娇弱,要是来,必定在最后,娇滴滴地喊着怕累,吵着回家呢。